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政策 > 高端访谈
董荣杰:直播加速洗牌 与李学凌信任是背靠背
http://www.50cnnet.com 物联中国
日期:2018-08-10 10:22:43来源:物联中国 点击:829
核心提示:董荣杰:直播加速洗牌 与李学凌信任是背靠背

  文/雷建平

  在今年上市浪潮中,虎牙直播绝对是最亮眼的企业之一,不仅成为游戏直播第一股,而且上市后股价持续上涨,当前市值超过60亿美元,较发行价上涨近2.5倍。

  虎牙CEO董荣杰接受雷帝网专访时也表示,25亿美元左右市值上市的一家公司,一个月到了100亿美元,确实很出乎意料。

  当然,董荣杰也很理性,“我也没变。我在内部强调要理性看待股价的上涨。”

  虎牙上市后市值大增背后,也代表了投资人对游戏直播、电子竞技概念的认可,而虎牙上市时候是盈利的,这对董荣杰来说,是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的关键转折点。

  董荣杰说,直播行业已形成正的商业闭环,能自己获得用户,获得营收和利润,对于虎牙来说,直播必然能走出游戏。

  游戏直播行业加速洗牌 未来战争是放眼全球

  对虎牙来说,上市前一件大事是获腾讯4.6亿美元独家战略投资,腾讯成为虎牙第二大股东。

  董荣杰对雷帝网表示,腾讯入股对虎牙的意义重大。虎牙正与腾讯进行全范围合作,包括游戏直播与游戏项目组的深度融合,商业模式的深度探索,用好腾讯资源;此外,还会通过和腾讯的合作,探索与游戏研发商更好的合作。

  当然,腾讯入股虎牙,也意味着腾讯在游戏直播领域双下注——同时是虎牙和斗鱼的股东。

  “腾讯入股虎牙,是对游戏直播行业双保险,对两家同时投的话,意味着这个赛道就结束了。”董荣杰说,游戏直播行业打到现在到了一个成熟的阶段,差的都撤了,能活下来的都不差。

  实际上,游戏直播行业发展到今天,龙珠TV已经没有太多声音,行业排名第三的熊猫TV也陷入到困境,一直有卖身传闻,据知情人士透露,熊猫TV一直在与虎牙和斗鱼洽谈。

  游戏直播行业真正剩下的两家也就是虎牙和斗鱼,虎牙还抢先一步上市。到了这个阶段,董荣杰认为,真正的游戏直播竞争要面向全球,不能只盯着中国的一亩三分地。

  与李学凌的信任是背靠背

  虎牙是从欢聚时代体系拆分出来,上市前,除大股东欢聚时代、第二大股东腾讯外,欢聚时代CEO李学凌持股为3.9%;董荣杰持股为2.7%。

  晨兴资本合伙人刘芹曾对雷帝网表示,董荣杰作为公司创业元老,未有懈怠,并独立带领团队完成了一次创新突破。

  刘芹还表示,“虎牙的成功表明YY在学凌领导下,保持了创业公司的从零到一的核心能力,并在YY大平台实现多业务的协同效应。这才是虎牙成功上市背后YY最重要的收获。”

  晨兴资本一直坚持的一个观点是,如果作为投资人不能真正建立企业家精神,就很难识别出那些具备真正企业家精神的稀缺创业者的特质。

  董荣杰对雷帝网表示,“站在虎牙角度来说,我们很开心的看到晨兴愿意投资我们。”

  虎牙公司的风格和董荣杰很类似,董荣杰给人的印象更多是沉稳、踏实、低调、富于思考,虎牙也非常低调,踏踏实实做业务,一上市还一鸣惊人。

  虎牙上市的成功也离不开母公司欢聚时代的支持,董荣杰与李学凌是亲密搭档。董荣杰说,“我和学凌搭档那么久,从YY到虎牙,我跟李学凌的信任是背靠背,他放权更多让我去干。”

  以下是专访虎牙CEO董荣杰实录:

  雷建平:虎牙上市是12美元发行价,现在是30多美元,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虎牙市值最高时达100亿美元,让外界特别惊讶,您怎么看待虎牙市值持续上涨?

  董荣杰:这次IPO有一个现象挺有意思,IPO的时候有很多投资者建议虎牙应该去港股,那段时间港股表现一直是很好,大家总感觉那个时候中国概念股在美国不是那么受待见。

  但虎牙路演了之后,我发现美国的投资人对游戏直播、电子竞技的概念非常认可,甚至是认可程度不低于国内投资者,还是有点出乎意料的。

  第二个,虎牙很荣幸能成为第一家在美股上市的游戏直播公司,也很荣幸曾经一度突破100亿美元市值,而我看到了很多公司上市很多年,都没有摸到过100亿。

  我其实一直问我自己一个问题,这个是因为我运气好吗?运气当然是有的。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背后有一些宏观因素来支撑虎牙现在的市值,具体有几点:

  一是电子竞技产业投资人很认可,全球电子竞技产业会是机会特别大的市场,最近亚运会已经把电子竞技列为观察项目,这其实是亚洲官方对此的认可。

  种种迹象代表着电子竞技产业未来有机会是平行于现有游戏产业的,体量差不多等于游戏相关领域。如果站在这个维度来看,游戏概念公司上市的市值。比如腾讯的收入还有百分之四十来自于游戏,网易就更高了,其实游戏带来的上市公司的市值是很大的。

  对电子竞技行业的认可,就是大家对虎牙价值认可的第一个支柱。

  二是随着中国人口红利慢慢变弱,现有渠道对游戏发行来说都已经是一个存量市场,不管有多厉害的硬核联盟,不管有多厉害的应用宝,对游戏公司来说都是存量级的,不是增量。

  但是类似于吃鸡游戏,你会发现游戏直播是游戏发行增量的市场。游戏直播的好坏,其实对游戏本身成败的影响越来越重要。

  三是你会发现游戏视频到今天为止都不能成为一个行业,还只是视频行业一个小分支,但游戏直播是一个行业。

  我的结论是直播已形成正向的商业闭环,能自己获得用户,获得营收,而且有利润,直播业态是一个比视频先进的互联网业务的形态,我不认为它只能守在游戏里,一定能走得出去。

  其实在线英语教育可以从业务形态理解就是一个教育直播,一对一的远程直播。对于虎牙来说,我认为直播必然能走出游戏。

  市值摸到100亿美元 有些出乎意料

  雷建平:虎牙市值一度摸到100亿美元的时候,你们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董荣杰:其实也有人会问我,那时候我们朋友圈都在截这张图,就是100亿那时候的那张图。

  一方面来说肯定是高兴的,我们上市时候确实可能被市场低估了,但我们也为买入了我们股票的投资人们感到高兴;另一方面,我们相信自己是在做一件对的事,我们所在的市场是巨大的,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雷建平:股价上涨这么猛,对员工士气会造成一定的影响吗?

  董荣杰:那当然是,宏观肯定是好事,大家也觉得市场对我们做的事情认可。但后来我在内部一直跟团队强调,我们要理性看待股价的上涨。

  虎牙盈利代表着游戏直播行业进入新的里程碑

  雷建平:上市时您说过,虎牙上市对行业是一个里程碑的事情,怎么定义这个话?

  董荣杰:到今天为止,我都不是特别认为视频行业已经立起来了。行业持续亏损,只是奈飞把概念提上去了。

  我认为直播已经突破了视频的问题,直播是真正的进入到了传统商业的平台,通过自己给用户提供价值获得回报,这个回报可以养活整个公司。

  你会发现我们已经进入到非常标准的商业形态里,一家商业公司长期来说是要回归常识。如果是一个持续亏损、而且亏损体量持续放大的行业,我一直是觉得有问题的。

  但是直播已经迈过了这个阶段。在虎牙或者在虎牙今年上市之前,整个游戏直播行业基本都是亏损的。

  我认为之前直播陷入了视频行业的悲剧问题,大家更关注看背后的“大腿”是谁。你背后有互联网巨头的“大腿”,大家就信你能赢或者能持续下去。如果后面没有“大腿”,大家肯定觉得你是瞎玩。

  你会发现这个判断跟团队本身的能力关系不是特别大。大家衡量你这个公司不是说事情做的有多好,而是大家看你还有多少钱,你的投资人是谁。

  用这种方式去衡量这个行业,对这个行业来说是很悲哀的。只能认为这个行业还没有进入到真正比较健康的状态。

  但是虎牙在上市之前就盈利了,并且已经做到了去年第四季度和今年第一季度持续的盈利,这就代表游戏直播公司从原来的很奇怪的模式终于走出来了,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可以持续的商业模式。

  我认为这个是虎牙上市和盈利对整个直播行业,起码对游戏直播行业最大的改变。

  关注结果的过程中要关注实现结果的过程

  雷建平:在上市的过程中,您觉得哪件事情最难忘?

  董荣杰:虎牙在纽交所上市时,有一个交易员穿着马甲,对着另外几个交易员喊话交流,不断在那儿喊现在价格到多少了,他们是把以往的复制了一遍。

  你会发现大家不仅仅只关注结果,上市的过程能给客户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对你就有好感。

  我现在在内部也在讲,虎牙一直给大家的感受是一个特别踏实的公司,但总归来说大家会觉得太沉稳了,我们还是需要在关注结果的过程中关注实现结果的过程,印象会非常深刻。

  我们在广州办了一个同步的虎牙上市活动,广州这一次办的请了好多国内的媒体,其实比纽约还热闹,这很出乎我的意料,大家感受也都很好。

  公众人物底线教育非常重要 平台应有正向的价值导向

  雷建平:最近行业监管挺严的,像斗鱼一姐陈一发儿2016年的事情都翻出来了。你们怎么去面对监管的问题?

  董荣杰:虎牙作为YY的子公司,作为第一家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游戏直播公司,我们一直跟国家相关部委保持非常好的沟通、合作,会主动定期去跟部委请示。或者说我们上一些新的内容,都会跟部委去沟通。

  第二,作为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底线教育是很重要的,我们虎牙内部也在不断跟主播包括内部员工讲,任何一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的底线,这个东西是一定不能踩的,要非常清楚。剩下的就是监管的力度要到位。

  第三是平台本身也要有一个价值导向的作用,这个很重要。

  例如我们平台有一个主播叫牛哥,他通过直播的方式,帮助了超过50多个流浪者找到了自己的家人。我们觉得这样的事迹平台应该是有责任去引导和扩散的。散发更多的正能量和人文关怀,本身也是平台的责任。

  高瓴看好虎牙背后电子竞技和游戏直播

  雷建平:高瓴资本最近还买了虎牙很多股份,为何高瓴资本这么看好你们?

  董荣杰:我跟高瓴资本CEO张磊总有沟通过。我发现张磊总的视野非常开阔,超过了我们狭义上的投资,进入到产业的阶段。

  我也跟张磊沟通过他为什么会投资目前亏损的公司。

  张磊认为只要这个东西长期来说是用户需要的东西,这家公司长期来说一定有该有的价值。这个又比我的level高了一层。张磊投资虎牙我觉得他是看好虎牙背后的电子竞技、背后的游戏直播。

  腾讯入股对我们的意义非常大

  雷建平:您提到这个行业比较悲哀的是看“爹”,你们本身“爹”就很强大,有欢聚时代的母体供应大量流量,又有腾讯,高瓴这些资本加持,怎么看这个现象?

  董荣杰:打到后面你会发现每家背后都不弱。像视频领域优酷背后有阿里,腾讯视频有腾讯,爱奇艺背后有百度。

  仗打到最终成熟阶段,每家公司背后的投资人都是不差的,差的都撤了,能活下来的都不差。

  对于虎牙今年的战略维度来说,我认为腾讯的入股对我们的意义非常大。

  我也一直在强调虎牙上市,对行业最大的改变是虎牙代表整个行业开始走出亏损,进入了一个良性的商业循环。

  这个良性的商业循环首先来自于虎牙的营收能力,虎牙用4年时间证明了它的用户价值和商业模式,经历了市场的洗礼。虎牙今天甚至整个直播行业包括秀场和游戏直播都还在持续不断分享YY给行业带来的价值。

  雷建平:腾讯同时投了虎牙和斗鱼,腾讯为什么能同时把两家都投了?

  董荣杰:我个人觉得对腾讯来说两家都投的话,这个赛道就结束了。

  对腾讯来说,游戏板块是核心业务机会。在游戏板块上,腾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对游戏业务有帮助的资源或公司。腾讯对于游戏行业周边的投资动力是非常强大的。

  第二个,游戏直播行业,虎牙发展很快,很快要上市,腾讯还是希望能够进来,对于整个游戏直播行业的影响可以双保险。

  与李学凌的信任是背靠背

  雷建平:虎牙的风格跟您的性格是不是类似?

  董荣杰:虎牙的风格绝对是和我性格一样的。做事踏实,就像我跟李学凌搭档那么久,从YY到虎牙,我跟李学凌的信任就是背靠背。他很多事情根本不问的。

  其实从2008年开始,我就已经开始独立负责运营了。我独立负责业务之后,我跟李学凌的合作就是我定期跟他讲讲最近的状况,他站在更高维度碰一下,把握大方向,剩下就是我自己在做。他从来也不会问我员工工资是不是发多了、发少了?

  这是第一个,我觉得做商业长期来说还是要讲诚信。第二个,做事情比较踏实。第三个,我其实比较擅长去思考事情背后的一些东西,比如,一直在想直播行业真正遇到了什么问题。

  我其实危机感是非常大的,电子竞技很看好,但如果只是把自己简单地看作成电子竞技播放的载体,我很担心最终做不出我想要的产品。

  一家公司要做成还是要把最本质的问题持续问自己,这个公司真正的问题在哪里,我真正的优势到底在哪里。

  电子竞技不等于游戏直播

  雷建平:虎牙整个未来的规划是什么,您思考最多的是什么?

  董荣杰:思考最多的是电子竞技这件事,今年首先想清楚了,电子竞技不等于游戏直播。

  今天去播一个电竞内容的直播跟播一个非电竞内容的直播,公司内部整个运营逻辑都是一样的。

  但是我后来想清楚这根本不是一件事,因为今天游戏直播中能称得上电子竞技的直播数量极少,只有三四个,比如LOL、王者荣耀、绝地,再加上其他吃鸡手游,就这三四款。

  这也跟体育竞技一样,体育竞技到今天为止就是篮球、足球,顶多加上棒球、橄榄球、网球。

  我们以前很简单地认为游戏直播就等于电子竞技,后来发现根本不对。还是一样,你要持续不断地把内容的本质想清楚。

  游戏直播行业洗牌在加速 要放眼全球

  雷建平:直播到今天,您觉得战场到了哪个阶段?接下来要做什么?

  董荣杰:中国的互联网人口红利及游戏行业的人口红利都慢慢在消退,行业已经经历了一轮洗牌。再加上虎牙实现盈利和上市,行业洗牌在加剧,马太效应会加剧。

  第二个,我整体上认为真正的游戏直播竞争要面向全球,不能只盯着中国的一亩三分地,这也是虎牙5月份的时候进入了东南亚市场,现在海外市场成为了虎牙的一个重要战略。

  我们对于海外的游戏直播也有一定的信心,当然因为海外还有一个Twitch,核心是我觉得游戏直播战争一定是放眼全球。


出处:物联中国
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物联中国(www.50cnnet.com)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到:
  • 资讯
  • 产业
  • 服务
  • 应用